進修快訊 [ 更多 ]  
盧敏儀六年苦讀 娛樂圈成功轉戰法律界

盧敏儀從小在娛樂圈打滾,婚後卻按捺不住只當家庭主婦,於是唸起法律來。聽不明白老師的解說,唯有連續上同樣的課堂,一心將勤補拙,開展事業的「第二春」。 加入法律界工作,被別人質疑是玩票性質,她卻不以為然,希望以實際的工作表現說明一切。誠然,不斷學習及實踐,有時候比學位銜頭更為重要。 她愛李白詩裡不受拘束的感覺,不喜歡有束縛的目標,不喜歡被猜透,卻全力以赴做好每件工作。人長大了,經歷多了,更重視與家人的相處時間,積極面對挑戰,才不辜負身邊人的支持。 電視播放她一字馬穿過圓筒的表演,媽媽心痛說不需要如此,但她卻珍惜演出機會,因為只有用心經歷,才會滿足,這些都不是金錢所能替代。

娛樂圈經歷助日後事業
從小踏足娛樂圈工作,贏得不少寶貴的友誼。
盧旺達的經歷體會至深,無意間為日後進修打好基礎。

中學時開始當主持
盧敏儀讀中學時,已開始娛樂圈的演藝生涯。「那時香港電台的《少年警訊》需要主持,或許我年紀合適,又是讀官立中學,說話表達清晰,就這樣當上了主持。別人兼職多是補習,我卻走去做電視,與別人很不一樣,但我很開心。」盧敏儀後來加入法律界工作,經常接觸警務人員,卻又因為當主持的經驗多了份親切感。

娛樂圈經歷豐富
有人說,娛樂圈沒有真感情,盧敏儀卻在圈中贏得了許多寶貴的友誼。盧敏儀至今仍然與不少演藝界朋友保持聯絡,訪問時就表示與賈思樂等計畫相約聚會,足見她的確以行動維繫真摯的友情。

盧敏儀指,娛樂圈的經歷難能可貴,「我經歷了其他行業未必有的人生經歷,如在台慶的表演,若果不是藝員,未必有機會接受這樣的挑戰。我又為義工團體擔任司儀,司儀技巧便是當年在TVB(無線電視)訓練出來的,這也豐富了我的人生,很有意義。」

難忘盧旺達體驗
除了參與《少年警訊》、《歡樂今宵》、大型節目如台慶、慈善籌款、頒獎典禮等演出以外,盧敏儀曾跟隨宣明會到非洲盧旺達作探訪,成為她演藝生涯中最深刻的體驗。「盧旺達當時正值內戰,發生種族屠殺。我們遇到的小朋友都痴痴呆呆,原來他們看著父母及親人,被人用刀割下頭顱。街邊用蓆包裹著的,是無人理會的屍體……幾十萬人擠在聯合國搭建的營內,不知道有沒有明天。」

盧敏儀一行人除與兒童唱遊外,還送贈鉛筆及拍子簿等文具,為兒童帶來了片刻的歡樂。「我們的探訪不是很偉大,只希望當地人想起,自己雖然悲慘,但仍然有遠方的人幫助和關心他們。」若干年後,盧敏儀到英國讀法律,選修國際法,其中一課就是關於盧旺達內戰,因為曾經到訪,所以體會特別深刻。

將勤補拙 享受面對困難
自覺有所不足,婚後按捺不住只當家庭主婦,於是開始報讀法律。
聽不明白老師的解說,唯有連續上同樣的課堂,一心想著將勤補拙。

婚後到英倫讀法律
盧敏儀結婚息影後,卻按捺不住只做家庭主婦,於是開始進修並輾轉到英國修讀法律。「我讀書時未能考入香港大學,始終覺得有所遺憾,於是報讀香港公開大學(Open University of Hong Kong)工商管理課程,其中特別喜歡商業法律科目。」後來在1998年,就到香港大學專業進修學院(HKU SPACE)修讀倫敦大學的法律學士課程。

「有次與黃霑先生聊天,他勸我要多讀書,有助擔任主持一職。所以我在修讀課程期間,很開心地告訴他我的進展。」六年多的進修和實習,盧敏儀愛上了法律界的工作,也就開始了事業的「第二春」。

上課甚麼都不明白
盧敏儀進修法律之初並非十分如意,唯有將勤補拙應付課程,努力令她考獲獎學金到英國倫敦升學。「課程第一年的第一個學科是『憲法』,當時我連中文『憲法』是甚麼都不明所以,更遑論英文。上課時老師說的我都不明白,心想自己好歹也曾在英文台工作,是否因為自己英文退步,還是沒有做過其他工作的緣故呢?」

「講憲法的課程有兩班,我第一班聽不明白,就連第二班也去上,結果考試成績又不差,後來趁暑假到律師樓實習,開始了法律界的工作。」

律師樓實習開眼界
除了在電視台工作外,盧敏儀沒有做過其他工作,律師樓的實習工作讓她大開眼界。「第一天上班,我連A4紙也不知道是甚麼。律師樓有部電動鉛筆刨,我看著它不斷震動卻不會停,又不敢問別人,直至別人提醒我鉛筆已經刨完為止,才醒悟過來。」

「別人如何看,我不想知,也控制不了,我真的不介意,這並不影響我『享受』面對困難的過程。」或許曾參與演藝工作的緣故,總有些人質疑盧敏儀對工作是否認真,她卻不以為然,認為實際的工作表現可說明一切。

喜歡接受挑戰
熱愛每份工作,依從守則做自己喜歡的事情。
無論在哪裡工作,只有努力才能夠做好。

不在乎別人眼光
在盧敏儀讀法律的第二年,電視台找她主持節目,卻意外引發困擾。「我諮詢法律界前輩的意見,一邊認為有助向市民解釋難明的法律名詞,另一邊卻質疑我又到電視台工作,是否真心加入法律界。在未諮詢各前輩前,我只緊張功課,只考慮夠不夠時間當主持,卻未想到會變得如此複雜及困擾。」

「第二天起床想通了,就是做自己喜歡的事情,因為無論如何做都有人有意見。我熱愛我的專業,若果不能接受我的過去,我想也不值得加入。即使接受傳媒訪問,依從專業守則便可。」盧敏儀後來決定不做主持,只是因為想專心讀書。

珍惜參與演藝工作
盧敏儀去年在《歡樂今宵》40周年晚會演出,以一字馬形式穿過狹小的圓筒,贏得一遍掌聲。「媽媽心痛我辛苦練習,說不需如此,我卻珍惜這次機會,因為我喜歡挑戰,我投放了時間及心思,才能獲得這樣的成績。同樣,我喜歡讀書所以要讀Degree(大學學位課程),因為是我自己爭取回來的。就算你給我一個博士學位,若是用錢買回來,我也不會要。」

「剛開始法律界工作時,我不想用Money Lo作為英文名,於是改為Lo Mun Yi,別人卻依然叫我Money,於是索性回復Money作為我的英文名字吧。」演藝界與法律界,盧敏儀兩者都喜歡,但她更喜歡接受挑戰及學習新事物。

用心面對每刻挑戰
加入法律界所帶來的挑戰,也擴闊了盧敏儀的視野。「我第一次上法庭時,還沒有完成實習。以前面對幾萬觀眾我也不怕,法庭只有幾百人,心裡卻戰戰兢兢,幸好法官肯聆聽我的說法,都算有成果。讓我一開始已深深體會到事前準備充足的重要性。」

「電影裡的演員開始便知道官司輸贏,但在現實裡的法庭,所要面對的卻很不一樣,因現實有太多未知數。無論在哪個界別工作,努力是很重要的,某些情況或許可幸運地渾過去,但不會持久,唯有靠穩固基礎及實力,才能做好工作。」

不喜歡有束縛的目標
做自己心愛的事情,效果會更為明顯。
凡事喜歡順其自然,不喜歡讓人猜透。

實踐比讀書重要
盧敏儀2003年在英國倫敦大學完成法律碩士課程。入讀時,同學都一窩蜂選讀商業、知識產權或經濟的科目,她卻偏愛國際法。「選科時我打電話問師傅,他問我學士學位的課程,還記得多少?我說不太記得。他說既然也不記得,就鼓勵我讀自己喜歡的科目。」

「做自己心愛的工作或事情時,會投放更多時間及心思。以法律工作而言,分析及看法,比死記更為重要,所以我一向都隨心想學、從心所做,沒有既定目標。」盧敏儀並不在意讀書的銜頭,深信只有實踐及多做才會進步,因為無論甚麼範疇的知識,都需要不斷學習。

進修後世界變大
進修讓人進步,也豐富個人的發展,盧敏儀成功轉行便是最佳的例子。「進修後你會覺得世界變大了,個人的自信心增強。就算進修目的不同,過程遇到困難,也可以是種享受,能否賺錢倒是其次。以前我從來沒想過轉行,直至進修豐富了我的人生,才有機會發展新事業。」修畢碩士課程後,盧敏儀原本打算繼續修讀博士學位,卻因為想念家人而打消念頭,回港開展法律界的工作。

喜歡李白的無束縛

盧敏儀說,喜歡唐代詩人李白的無拘無束,也是她個人的寫照。「我不喜歡有束縛著自己的目標,不喜歡被人猜透,或許我能做到的比目標更遠、更大,只要到某個階段,身在其中便應該享受箇中一切。因此我喜歡李白的詩,漫無邊界似的,大概就是不想凡事順著『1、2、3……』的步驟,做死板的事情。」

與人分享 才叫幸福
丈夫是最佳的聆聽者,爭取與家人具質素的相處。
沒有解決不了的問題,只要積極面對人生才變得快樂。

與丈夫相互體諒
無論是讀法律,或是投身法律工作,盧敏儀並不孤單,因為獲得丈夫的全力支持及體諒。「讀書時便逼丈夫聽我講工作及遭遇,但他卻很樂意作為聆聽者。我想互相知道對方的工作,就能一起成長。有時候,我們也會一起討論時事,也會因政治意見不同而爭論。」

「喜歡一個人,總能找到時間見面,並不是坐著面對才叫好。只要是有質素的相處,即使是打電話聊天也可以。」若果時間許可,盧敏儀會與丈夫到花墟買花,或看一齣電影,或觀看丈夫踢足球,無論如何也要爭取相處的時刻。

爭取與家人相處時間
從演藝界到法律界的工作,盧敏儀的工作都十分繁重。經歷增多,讓她更珍惜與家人相處的分秒。「以前工作忙,以為心裡錫爸爸媽媽就足夠,沒有細心想過他們最開心是與子女一起的時間。人長大了,我爭取與父母相處,如過時過節一起吃飯。對他們來說,能夠與兒女一起聊天,就已經滿足,小時候我不懂體會,現時知道只要做很少的事情父母就會開心,為可不做?」

「人在不同階段,都能夠與家人彼此分享。與家人相處多少時間並不重要,我認為相處的質素才較為重要。」盧敏儀說,若果認識了真心的朋友,也喜歡與對方分享,因為能夠與人分享,這才叫做幸福。

想通困難人便會開心
盧敏儀的經歷看似順暢,但她也曾試過無論多努力也不被認同,最後她選擇積極面對,才被觀眾接受。「沒有甚麼工作困難解決不到,只是需要點時間處理,再加上頑強的毅力,最後的結果便會好。偶然的消極面對,最後也要變得積極,才不會辜負身旁許多人的支持。」

撰文:盧峰
攝影:Peter
攝錄:Simon K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