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修快訊 [ 更多 ]  
推動生命教育 林秋霞與愛同行
在一所 Band 2 中學任教後,林秋霞開始反思教育的本質,遂決定脫離主流教育。
林秋霞舉辦「幽默周」,鼓勵學生發揮幽默精神,增強個人抗逆力。
林秋霞是一家生命教育機構的創辦人及課程總監,專門為學校設計失敗教育課程。然而,她的履歷表:會考二十六分、高考3A、大學一級榮譽畢業,絲毫沒有與失敗扯上任何關係。直至她在一所Band 2 中學擔任通識老師兼班主任,與學生相處過程中,令她反思成功的本質,之後她辭去穩定教席,自立門戶,成立推廣生命教育的機構,盼可讓這世代的孩子,在成長路上充滿愛與關懷。

早在政府關注學童自殺問題前,林秋霞已了解本港教育一直忽視生命教育,令學生不懂怎樣面對挫折。2015年,她離開工作了四年的中學,創辦一家推廣生命教育的機構,近期她更於課程加入「失敗教育」。林秋霞指,幾年前出現學生自殺潮,令她不斷思考可以如何幫助孩子?她相信推行失敗教育,可提升學生的抗逆力,使他們即使遭遇失敗,也不會被輕易擊倒。

她續指,全球現正面臨公共衞生、氣候暖化、中美貿易戰等危機,她擔憂一直琱圻陵蘆滷虼|方法,是否足以讓下一代迎接時代劇變,「加上AI將來會取代大部分工種,造成年輕人對未來充滿無力感。」林秋霞認為,二十一世紀的教育不只是要學生追求學術,而是要具備抗逆力、解難能力、創新思維的元素。

因為怕輸 寧願放棄比賽
生命教育近年漸受學界重視,林秋霞2018年曾在一所小學舉辦為期四天的「失敗周」,透過勵志電影欣賞、老師分享失敗經驗、遊戲挑戰等活動,讓學生明白失敗的意義,得到眾多媒體報道,成功讓「失敗教育」理念廣為人知。她表示,華人社會文化不斷提倡追求成功,「這本來不是問題,但單純追求成功便是問題。」她強調,人一生會經歷不少失敗,但不要因一次失敗而被擊倒,從而否定自我價值。

諷刺的是,不斷追求成功正是林秋霞學生時期的寫照。她中學就讀大埔區一所英文中學,成績名列前茅,惟她坦言,當時一直活在別人掌聲之下,「那時我認為考到第一名、比賽獲得冠軍才能得到別人欣賞,否則自己便沒有價值。」她提到,中學除了讀書外,亦會參加辯論、畫畫、朗誦等不同比賽,獲獎不少,「但如果我事前得悉比賽有其他更優秀的參賽者,我寧願放棄參賽,因為我是一個很怕輸的人。」

後來,林秋霞如願在會考及高考,分別考獲二十六分及3A的佳績。她總結自己能夠在公開考試取得佳績,純粹是她懂得應付考試,不代表她比其他人聰明,「例如我的創新思維就比其他人差,因為我為了不會失敗,選擇迴避風險,不作任何新嘗試。」

受學生啟發 思考成功定義
林秋霞成功考入中大新聞系,畢業後,她沒有成為記者,反而報讀教育文憑(PGDE)。她解釋,畢業年適逢「三三四」新學制開始推行,通識教育教師需求大增,「有同學提議不如報讀PGDE課程,說新聞系課程涉獵不同課題,與通識性質類近。」她本已打算畢業後加入政府做新聞主任,但有基督信仰的她稱,「有日聽到有聲音叫我報讀中大PGDE,申請後又幸運地被錄取。」

完成課程後,她在一所Band 2中學教通識,並擔任中四級F班的班主任,「F班的學生學業成績普遍較弱,但我從他們身上看到我沒有的特質。」她形容,這班學生做任何事情,不是為了追求成就,「他們單純追求開心,而且又臉皮厚,不怕被老師責罵,忠於自己。」林秋霞開始反思教育的本質,遂決定脫離主流教育,成立一家生命教育中心,幫助學生發掘學業以外的潛能。

創業遭受挫折 台灣交流後振作
人生路上一直十分順暢的林秋霞,終在創業初期遭遇首次失敗。「那時我申請一個創業資助,事前已做了不少準備工作,以為鐵定成功,豈料申請被拒。」她直言,這是她人生第一次「食檸檬」,因此受到很大挫折,打擊之大甚至令她「宅」在家中三個月,「那時不斷質疑自己,覺得明明做得很好,為甚麼會失敗呢?」

有朋友看到她頹廢的樣子,便帶她參加台灣交流團散心,觀察當地教師的教學方式。她發現,儘管台灣教師的人工遠比香港低,而且資源貧乏,但當地教師在艱苦環境下仍然熱心教學,令她十分感動,並對自己自暴自棄的行為感到慚愧,回港後決定重新振作,「如果我沒有抗逆力及樂觀思維,遇到困難就輕易被打沉,而且全盤否定自己,教導學生不是很沒有說服力嗎?」

現時林秋霞的教育中心與多所學校合作,到校從事生命教育的工作,冀讓學生懂得如何處理壓力及逆境。她指其服務對象除了弱勢學校外,也有傳統名校,「記得有次去一所男校分享,學生聽到我要分享『失敗教育』後,幾乎全場爆笑,但完場後,絕大部分學生的眼神流露出滿足感,甚至有人掉下眼淚。」她坦言,自己的成長背景令她明白名校生的壓力,源自「不能輸」的競爭心態,「其實不論甚麼背景,所有學生都有學習如何面對逆境的必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