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修快訊 [ 更多 ]  
攝影達人袁斯樂 遊歷世界 尋找壯麗美景
阿根廷及智利交界的雪山之旅,是最讓Kelvin難忘的旅程。
Kelvin認為西貢是本港景色最漂亮的地方,尤其是萬宜水庫所在的西貢東郊野公園。
Kelvin憑着一張名為《野孩子追夢的世界》作品,獲得2015年國家地理攝影大賽青年組冠軍。
現年二十三歲的袁斯樂(Kelvin),五年前憑藉一幅在飛鵝山上拍攝的夜景相片,奪得國家地理攝影大賽青年組冠軍,從此在風景攝影界中成名。當時還是學生的他,已非常投入攝影,試過半夜上山拍攝雲海,天亮趕回校考試。畢業後他全職投身攝影,到訪過數十個國家,記錄世界各處的自然風光。目前攝影幾乎佔去他大部分時間,他直言早已將攝影視作終身事業,「因為它賦予我存在的價值。」

Kelvin十八歲首次接觸攝影,當時他喜歡飼養熱帶魚,為了將魚放上網售賣,於是向親友借相機拍照,「那時親友正想換新機,遂把舊相機送贈給我。適逢我剛考完DSE,趁有空便帶着相機,與朋友走上住所附近的獅子山影相,慢慢便愛上拍攝自然風景。」

自此Kelvin經常前往郊外拍攝,更發現不少香港風景照片都是外國人操刀,他開始思考自己可否成為「港產」風景攝影師。一年後,他憑着一張名為《野孩子追夢的世界》作品,獲得2015年國家地理攝影大賽青年組冠軍,吸引不少媒體採訪,知名度因而大增,之後開始收到旅發局、機管局、貿發局等機構,以及不同攝影品牌邀約合作,更有人欣賞及購買他的作品,從此開始展開其攝影事業。

影完雲海趕回校考試
攝影成就備受外界認可,令他的拍攝生涯更加停不了。Kelvin不時要到郊外拍攝,但當時正修讀副學士的他,須同時應付學業,為了兼顧兩者,他索性把筆記本帶上山,一邊影相一邊溫書。他憶說:「例如要半夜拍攝星空,我上到山擺設相機後,便回到帳篷內溫習。」而適合影雲海的日子,又通常會碰上學校考試期,故他須提早準備妥當,「一遇到好日子就馬上趕上山,影完相即趕回校考試。」面對學業、攝影兩頭忙,他寧願辛苦一點,也不願錯失拍攝良機,「因為不能保證下次回來,可成功拍出相同效果的照片。」

不少家長都期望子女取得大學學位,惟Kelvin的父母卻從沒有對他的學業提出要求,「他們一直給予我很大自由度,加上我中學已懂得自己賺錢,攝影器材及旅遊開支都是自己支付,未有給予家人負擔。」正因家人沒有給予壓力,當攝影師又沒有學歷要求,Kelvin坦承曾想過退學,專心拍攝。「這念頭在我腦海中出現過無數次,但我認為這麼辛苦從副學士考上大學,即使忙得很都希望取得學位。」

最終Kelvin順利大學畢業,並成為全職攝影師,專門拍攝自然風景。在Kelvin的社交網站,可以看見一幅幅猶如畫作的作品,他指自己與本港普遍攝影師風格不同,「我偏向採用藝術形式拍攝,所以作品看似不太真實,但又不至於太假。」他稱由於這種風格的攝影師,在香港只有他一人,所以他多與外國的風景攝影師交流,藉此改善構圖等攝影技巧,以求不斷進步。

南美雪山之旅最難忘
要成為傑出的風景攝影師,除了要具備出色的拍攝技巧之外,Kelvin指更要懂得觀察天氣狀況,「我們要知道不同的天氣條件下,能夠拍攝出怎樣的作品,繼而決定該去哪些地方。」他直言,每次拍攝所需時間不一,「例如在正式拍攝前,不時要進行前期勘探,徹底了解該地方的景色和特點。」他指風景攝影師常會自發到郊外拍攝,「因我無法預計客戶將來需要甚麼作品,所以會事先儲profile,人家看到合適相片便能直接購買,也可藉此培養口碑,吸引客戶找我合作。」

郊外攝影經驗豐富的Kelvin認為,西貢是本港景色最漂亮的地方,尤其是萬宜水庫所在的西貢東郊野公園,「環顧世界,只有西貢有相當大面積的火山岩。」他也經常到海外拍攝,過去兩年,足迹遍及亞洲、歐洲、南美洲、北美洲和非洲,超過三十個國家。其中阿根廷及智利交界的雪山之旅,最讓他難忘,他億述:「首先要花四十多小時飛到當地,再步行三日兩夜,而且當時我正發着燒,但來到這堛瑣鷛|難能可貴,故我亦顧不得身體狀況堅持拍攝。」

Kelvin坦言,自己從不把攝影視為工作,全憑對攝影的熱愛,才捱過各種各樣的考驗。為了在外地更快到達不同的拍攝地點,他更特意學車,並於兩年前獲得駕駛執照。「其實我每次到海外拍攝,都要study(研究)每個國家有甚麼機場,哪條行車路綫最方便,這些資料都要靠自己整合。」

前期工作多 錯誤中學習
走上風景攝影之路前,Kelvin笑言並不知道須花大量時間進行前期工作,「後來才發現要拍攝出一幅滿意的作品,事前須要做很多事情,例如了解天氣狀況、運用甚麼角度,方可拍出最美麗的一刻。」他自言其攝影技巧是自學而成,但很多事情都要靠經驗累積,例如暴風雪下處理器材的方法、拍攝地點之間的交通安排等,「這些問題在網上沒有資料,要從不斷的犯錯中學習回來。」

雖然現時疫情令各國封關,Kelvin被逼暫停所有海外行程,但他計畫一旦重開邊境,就會赴紐西蘭及加拿大等地拍攝,「暫時最想去紐西蘭著名的藍色螢火蟲洞。」他又指,長遠希望踏足攝影愛好者的勝地—南極及北極。「但搜集資料如季節、天氣、位置及交通等工夫不能一日就完成,要不時抽時間去做。」短短五年的攝影生涯,Kelvin自言會不斷設立新目標,「否則每次遇到困難,我應該會立即放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