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修快訊 [ 更多 ]  
疫下教學唯一出路 網上課堂旺丁不旺財
暑假本是興趣班及課外活動旺季,但本港疫症第三波爆發,打亂教育中心部署,要緊急啟動網上授課方案,疫境求生。有兒童遊戲小組負責人看準家長擔心子女長時間停課影響社交,開辦每日上課的網上幼稚園,本月收生達三百人,但由於學費定價低,營業額遠遜傳統面授課程。事實上,不少教育中心為了維持教學質素,不惜延長課時及增加服務,有補習班及瑜伽班明知收入大減,索性免費開放課堂,只求留住現有學生。 

童學薈過去主力為六個月至兩歲兒童,通過遊戲培訓兒童智能及獨立適應力,但因應疫情及政府限聚令規定,目前無法開辦面授課程。疫情令他們只剩下網上教學一條出路,但童學薈創辦人梁健樂認為,幼童不宜長時間使用電子產品,視像亦不利他們觀察兒童反應,難以維持教學質素。他於是將集中力放在三至六歲,受停課影響的幼稚園學生身上,「家長不止擔心小朋友留在家中無事做,更怕子女幾個月無見過其他人後,會不懂得與人溝通,甚至有社交障礙。」

網上幼稚園30班爆滿

  梁健樂於是開辦網上幼稚園課程,課程參考教育局的教學指引,參加課程的小朋友,一周共上五堂課,每次半小時,最多只有十名學生,「坊間很多課堂強調一對一教學,但我們是教社交,學人際關係,強調學生對答,不是只?重傳授知識。」此外,學生亦可在每日課堂與同輩接觸,保持社交生活。

  網上幼稚園課程開辦後反應熱烈,八月份開的三十班均告爆滿,學生達三百人。不過,由於參加整個月課程的收費僅九百元,加上童學薈共有五所分校,學生須與其他分校攤分。梁健樂坦言,目前收入僅可幫補部分租金及人工開支,如實體課一直未能重開,他只能考慮加價,甚至是縮減經營規模。

網上棋藝班跨地域生源增

  在將軍澳及西貢設有教學中心的香港棋藝教育,最近亦因為疫情開辦網上課堂,其創辦人吳震熙坦言,家長對視像上課的看法好壞參半,約有一半舊生因不願視像上課而退學,惟視像課亦解除地域限制,最近有居於元朗、天水圍、港島南區的學生加入,甚至有美國、加拿大的港人參與,本月的學生人數不減反增。

  不過,吳震熙為了維持教學質素,將原本一小時的課堂,增至一個半小時,並將購買課堂的使用有效期增加至三個月,「以往暑假可以一日開七至八班,現在每日班數大減,另外日後若小朋友未能復課,學校也要視像上課的話,要他們放學後上興趣班也要對住電腦,我擔心未必可行。」

科學創意班增遙距互動

  疫情持續也令香港新一代文化協會科學創意中心總監黃金耀不得不把實務課堂轉移到網上,為此他須重新構思課堂編排,盡量增加遙距互動元素,並提前把部分課堂教材速遞給學生,惟對部分教學內容始終有一定影響,「最近有堂課教學生製作分子雪糕,尚且可以叫他們自己準備材料,但另一課教航拍,我們始終沒辦法將這些工具或器材寄給每個人。」

  黃金耀直言,改為網上授課的皆為一年制課程舊生,第三波疫情爆發後並無新生報讀網上課程,他亦相信視像課堂對掌握學生程度及提供支援有一定難度,「特別是我們有很多課堂都是動手做,一時三刻要改變計畫都需要較周詳計畫,如今都要認真想想下學年的安排。」他認為,暫時所見教師培訓會比學生課堂更適合轉戰網上世界,因操作上跟現行分別不大,同時又可在網上邀請到來自世界各地的嘉賓參與分享。

  補習社在疫情下停業逾半年,短時間內難以再有面授課堂,以至出現營運困難。教育中心聯盟發起人兼Stand-up Education創辦人蘇廸希為了盡量挽救生意,開設針對升小六呈分試的視像補習班,更為新生提供八月免費課堂優惠,並設有模擬試卷操練,「學生在家沒事做,失去了學習專注力,家長也想幫子女再做好準備。」

免費直播瑜伽教學留客

  優惠推出後,蘇廸希收到幾十位新生報讀課堂,惟他坦言,現時付費上課的舊生不到百分之五,新人報讀對補習社生意未必有太大幫助,目前只有升小六及升中學生家長對子女成績較緊張及有意欲繼續補習,難料宣傳推廣對九月收費課堂的轉換成效,「全部新生免費沒收入,九月時若有一至兩成人繼續報讀已經很好,我也是在博同情,希望盡量想辦法支持下去。」

  不少課堂的性質難以利用視像取代,深井靛源瑜伽導師Melody目前定期於facebook免費直播瑜伽教學,她早前有嘗試開辦收費視像班,並有不少新人付費參與,但她認為難以保持教學質素,「視像上課時,學生做錯動作我又未必看得到,看到想他改正,又未必跟得上,如果我做不到指導的話,學生跟自己在網上搜尋瑜伽影片,然後跟住做的分別不大。」因此,她情願放棄收費,在網上免費直播,目標觀眾是一直有參與其課程的學生,期望在疫情間保持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