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修快訊 [ 更多 ]  
梁煥方 納米泰斗救世界
梁煥方七十年代負笈美國,於麻省理工學院取得碩博士學位。
除了日內瓦國際發明展獎項外,梁煥方以多個範疇在全球有近百項專利技術。
今年初爆發的一場疫症,讓口罩成為港人的日常必需品。當口罩和過濾技術在大眾眼中仍毫不起眼時,國際過濾協會主席梁煥方卻已醉心其中十五載。這位港產專家在美從事工業多年,當初險些踩入航天研究,但命運將他一步步領到納米世界。梁煥方一直深信肉眼看不見的納米纖維可成救命符,粒子堨i找到重構藍天、防禦病毒的兵器,早前他發表了一
項比N95更高規格又更透氣的N98新技術,盼可將口罩防護標準提升,並將港人研發的技術帶到更多角落。

昔日若跟香港人說起ASTM標準、BFE、PFE,甚至口罩壓降(Delta P)大概都沒多少人能夠理解;熔噴布、納米纖維等口罩原源,公眾亦鮮有研究。惟當人人拼命想了解更多口罩知識,商家爭相投入口罩生產時,卻鮮有港人知道專門研究過濾納米粒子技術的國際知名專家梁煥方,其實就在香港,今年4月他更發表了一項關於極高口罩規格的N98新技術論文。

「最大敵人」在一百納米內
前綫醫護人員慣用的N95,其核心技術於92年問世,三年後應用在口罩,迄今二十五年。梁煥方直言,N95口罩具備高防護效能,但其壓降高、透氣度低,長者或其他肺部功能較弱人士不宜佩戴,故研發高防護的納米口罩一直是他的心願,「N95規格多年來都沒有更新,但以現今的科技已有辦法生產能夠平衡高防護及透氣度的口罩。」

梁煥方一直對抗的「最大敵人」,粒徑不過一百納米(等同零點一微米),甲型流感、冠狀病毒、於空氣碰撞凝聚的汽車廢氣等污染物均在列上,加上現實中的粒子更為混雜,實驗室測出的過濾率在真實環境樣本將會下跌,帶來更大挑戰。梁煥方研發的納米纖維口罩已可跟商業機構合作量產,但更高防護、加入靜電效能的納米口罩,他苦思多年也難找到合適材料。

早年生產納米纖維布,難在十二小時才產出一小片布料,近年電紡技術及產能雖有提升,但納米體積細小,加入靜電易有干擾問題。梁煥方四年前才開始漸有頭緒,試着以「社交距離」的概念減少干擾效果,改良後的成品於零點三微米過濾率可達九成八,與此同時,其口罩壓降僅是N95的十分之一,意味成功改善透氣程度。梁煥方的論文刊出後,不久已接獲外國癌症中心總監的查詢,讓他感到十分振奮,「希望更多人可享N98的科研成果,更盼港人研發的技術得以落地。」

N98新技術受國際注目
梁煥方走進納米世界十五年,跟其修讀機械工程出身的專業看似風馬牛不相及,早年他更差點開展航天工程研究。74年於男拔畢業後,他在很少港人出國留學的年代負笈美國康奈爾大學,於機械及航空航天工程學院只花了兩年時間便以第一名成績畢業,驅使史丹福大學、柏克萊加州大學及麻省理工學院(MIT)紛紛以獎學金向他招手,「我最後選擇了MIT 的機械工程,因當時有位教授研究火箭返回地球的技術,我覺得很特別很適合我,不做小兒科的事!」

跟隨流體力學家實踐科研
豈料上帝跟梁煥方開了個玩笑,教授在他入學後始說不再研究航天工程,決定開始研究海水化淡,冀解決其家鄉以色列沙漠化的問題,「我當時很不開心,想做的事做不了,根本不知道自己在研究甚麼,但三十年後人人皆有聽聞海水化淡。」他再用了四年半時間讀碩博士,自以為MIT出身的履歷優秀,惟當時美國大學不聘用港人擔任教職,只能屈服入職石油工業,其後亦曾轉職到另一公司研究離心機,不情願的職涯卻為今日他的科研工作奠定基礎。

梁煥方跟隨MIT教授兼流體力學專家Ascher Shapiro足足有十五年,從對方身上學到要將基本概念建構出更複雜的應用實踐,也因而有許多機會嘗試將一門技術應用到多個層面。亦師亦友的教授離世後,他曾自立門戶創辦生物科技公司,05年再獲時任理大校長潘宗光邀請回港在機械工程系執教鞭,同時領導創新產品與技術研究所。

萬能學者獲近百專利技術
創新產品與技術研究所做過四個研究項目,如助醫院以人工智能輔助診療、視障人士導航鞋,惟研究所創立五年後解散,他只好專心研究納米纖維,「當時的確很不開心,但我是基督徒,很相信神給我多少機會就有幾多機會。」當初錯失探究無垠星空的機會,命運讓梁煥方成為解決大眾日常疑難的學者,多年來共獲得五十二項美國專利,包括離心機、納米纖維技術、醫療科技、太陽能、光觸媒等,加上十多項在其他國家申請中的專利,在全球合共百項專利發明,有人形容他沾手眾多研究範疇,是「萬能科學家」,但他稱自己只是好學,「我常像個傻佬問自己問題,我不懂就去問。」

昔日外界不明研究過濾納米粒子對人的用處,梁煥方也有學生到近期疫情才開始頓悟,但他一直深信「微粒不微小」,一如他為重構藍天才開始研究納米技術,年底也有意著書講解多年研究經驗,計畫清單仍長,唯一只是未有退休的選項,「我希望我的研究可以幫到人,在健康、環境和能源三大方面帶來影響。」

(本文轉載自2020年5月18日《星島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