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修快訊 [ 更多 ]  
大學生創業搞上門回收 自學寫App令「廢品」重生
「即使只收到一袋塑膠,起碼我也成功阻止它流入大海、污染海洋!」不少人將支持環保掛在嘴邊,卻未有身體力行保護地球,一名初出茅廬的大學畢業生卻當上「回收佬」,上門收集居民扔棄的廢物送交回收商,務求成為兩者之間的橋梁,以減少環境污染,讓更多廢物得以「重生」。

「只要一人沒清洗乾淨,回收桶內所有物品均被污染,最終只能送往堆填區。」記者日前拜訪二十四歲青年黃靖羲Jorch位於新蒲崗的家居回收服務公司,並跟隨前往將軍澳坑口上門回收廢物,其間目睹一名女士將擤了鼻涕的紙巾丟入街上的玻璃樽回收桶,Jorch不諱言相關情況比比皆是,亦有回收商反映桶內有食物醬汁及染血衞生巾等,「對方基於成本問題無法逐一清理,無奈將整袋回收物丟棄。」

大學撰寫回收專題有反思

回收廢物被不少年輕人視為厭惡性行業,Jorch以此為作為事業,原來源於求學時期一份功課。他透露,過往入讀大學期間修讀新聞,曾在傳媒機構當實習記者,畢業後在廣告公司任職,不久反思工作意義,發覺志不在此,不欲虛度光陰,回想就學期間曾採訪及撰寫有關環保回收的專題報道,獲悉不少回收廠苦無充足原料,以塑膠為例,港人每日丟棄約二千噸,回收廠原本預期每月能收取一百噸,實際只有約二十噸,可見市民對廢物回收認識不足,或無法找到適當的回收途徑,苦思後決定創立上門回收公司,將廢物分類後運送至回收廠加工,以完善回收鏈。

為實踐理想,Jorch說去年初毅然辭職,花了一年時間籌備公司,包括前往多家回收企業取經,了解正確的回收方式,並洽商供應廢物,同時自學編寫手機應用程式,其家居回收服務公司「The Loops」及至今年三月成立,首先以屋苑較為密集的將軍澳為試點,客戶只需按照程式指示簡單清理廢物,每周指定日期放入回收籃,並擺放在寓所門外,便有專人上門回收。

將軍澳屋苑試點 儲數百客

採訪當天,記者跟隨Jorch與當義工的母親走訪坑口多間屋苑寓所,他推?板車上門不久,便收集了接近三百公升體積的回收物,但少量複合塑膠和未清潔物料因難以回收再造,故此沒有取走。他笑言,曾有客人未將紙包牛奶盒剪開及清洗,兩度被他「退回」,第三次上門回收時發現不但清洗乾淨,更細心地剪去塑膠盒蓋,「很高興看到客人進步!」

日夜收集大量廢物搬上客貨車後,兩母子折返辦公室,翌日早上進行分類,記者發現Jorch和三名兼職員工眼明手快,將廢紙、金屬、玻璃及各型號塑膠等分開擺放。

Jorch表示,當達至要求數量後,會親自駕車送予相關回收廠,加工製成再造卷紙、塑膠粒原材料及環保玻璃磚等,早前更與某品牌合作,為對方收集二手棉恤衫,製造可代替保鮮紙的蜜蠟布。

似拾荒者遭白眼 巴士拒載

Jorch現時穿梭屋苑回收廢物表現輕鬆,但原來也有一段刻苦經歷。他透露,創業初期沒有座駕,須在炎夏手推六、七大袋廢物游走將軍澳屋苑,「八小時才走完一圈」,加上被人誤會是拾荒者,難免遭人白眼,每當天降大雨也狼狽不已,乘搭公共交通工具亦屢遭拒載,其中某日運送與其身高相若的大量廢紙前往元朗工業區回收廠,但因「行李」超出限制體積被拒登上巴士,「被逼推車四十五分鐘!」苦行回收的日子,及至今年九月底購入客貨車才結束。

首迎企業客 辦公室收廢品

經營家居回收多月,Jorch一度面臨財政赤字,猶幸經過努力,服務範圍由九個屋苑增加至近五十個,客戶增至數百人,近期亦迎來首個公司客戶,為一家國際企業回收辦公室廢品。

據悉,目前Jorch向客戶收取一百二十八元月費,被部分人質疑「付款丟垃圾」不合理,他解釋是基於廢物分類及運送往不同回收廠的成本高昂,而且部分街道上的三色廢物分類回收桶污穢不堪,回收效能未如預期,故此嘗試將上門回收商業化,促進環保回收業可持續發展,「保護環境需要各人付出,單靠義工出錢出力回收並非長遠之計!」

Jorch強調,為環保付出一點,其實是幫助後世,例如塑膠袋解除了產生溫室氣體,微塑膠更會進入海洋、空氣和食物鏈當中,長遠造成嚴重危害,人類將自食其果,希望更多市民養成回收習慣。

資料來源:星島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