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修快訊 [ 更多 ]  
感歎科學家被圍攻 金冬雁:要讓他說真話
訪談的這一天是平安夜,金冬雁帶記者上實驗室時,事先聲明當日是假期,「要拍照的話可能空蕩蕩的」,打開門卻有多人埋頭苦幹中,連金冬雁也大感驚訝,重申沒有為團隊設定死綫,只是研究員太勤力自覺。

金冬雁是病毒學專家,最近和團隊研究減毒活新冠疫苗的做法,萬一第一代新冠病毒疫苗效果不夠好,他們仍能接手提供第二代、料保護力更高的疫苗。減毒活技術需抽出新冠病毒的致病部分,令其不致病、不引發炎症,再注射入人體以自然感染。歷史上小兒麻痹症亦靠減毒活疫苗致近乎滅絕,做法雖較複雜,但金自豪有份參與:「科學家應看更遠、行多兩步」。港府正洽購的三種新冠病毒疫苗技術各異,金冬雁指輝瑞、德國BioNTech 及復星醫藥合作的mRNA 疫苗是全新技術,臨?數據顯示有效率及安全度高,亦為多國採用,但他對阿斯利康藥廠及牛津大學共同研發的腺病毒載體疫苗有保留。

藥廠有責任公開有力數據
該技術將新冠病毒的刺突蛋白放在腺病毒中再注射,但數據顯示約五成人口本身有腺病毒抗體,來不及對付新冠病毒蛋白,已可能因攻打腺病毒引發嚴重免疫反應,藥廠的二期臨?數據亦顯示百分之十五試驗者打針後發高燒至攝氏四十度,金冬雁估計或需調整劑量以減輕副作用,但要平衡所產生的抗體水平有否下跌。尚待公布三期臨?數據的科興生物的疫苗,則採用滅活技術,殺死病毒後利用當中的抗原產生抗體。金冬雁形容技術較傳統及成熟,加上科興一向製造的甲型肝炎疫苗亦是滅活疫苗,相信科興具足夠技術。但坊間對內地製疫苗存在顧慮,金冬雁認為可以理解,因本港從未使用內地製疫苗,內地製疫苗亦從未輸往歐美,「最遠可能去到越南」。金自言曾參與科興的草創工作,惟科興於九十年代曾涉及藥廠貪腐醜聞,藥廠有百分之百的責任公開具說服力的數據回應質疑,重建外界對其信心,「如果你『唔掂』的話,你休想我們購你的疫苗」,免浪費公帑。

社會輿論政治化非科學出發
抗疫近一年,金冬雁向來有話直說,政府力推全民檢測,他多番直斥全民檢測無用,至近日再有在上位者促全民檢測,金堅持己見:「做了全民檢測是否能清零?事實是不能」,他認為檢測的當下或有患者未發病,全民檢測後數日才發病的話,變相走漏了患者,應集中資源尋找高危患者,而非花錢找出無感染的人。坊間抗疫意見紛紜,但未必從科學出發,有時說真話反而令科學家被圍攻。金苦笑指社會變得政治化,被攻擊是意料中事,「我兩年後屆退休年齡,無甚顧慮」,但他憂心持續下去或令港大失色:「港大特點是學者有自由,按科學家的判斷,大膽假設、小心求證」,學者需有說真話的空間,「要讓他說真話,他也要敢說真話」,一旦失去學術自由的環境,「去到一個程度,香港大學學者都不敢說、不能夠說話時」,他攤一攤手:「到時候可能港大『玩完』,香港都『玩完』。」

港大論文首證病毒人傳人
去年1月24日,港大微生物學系講座教授袁國勇及團隊發表的一篇論文,被金冬雁形容為具奠基性貢獻,團隊分析了一個於港大深圳醫院求醫的七人家庭六人染疫,而其位於武漢的親友約八成三人亦中招,案例首次證明新冠病毒可人傳人,而非官方早前指「有限度人傳人」,亦證實可無症狀傳播。金冬雁稱,該論文令控疫方向霎時變得明確,「全中國無人做到的事」,袁國勇及團隊短時間內做到、分析出疫症的特性,這是港大學者的價值,是香港的財富,社會須尊重學者,讓其按本心說事實,否則或需承受沉重教訓。

(本文摘自《星島日報》人物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