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學解碼

疫境增值 研究院申請人數激增

疫情下,在加拿大找工作不容易。有朋友去年大學畢業,身邊一些同學在去年3月拿到的工作錄取名額最終泡湯,又或被拖延至9月才能入職,朋友也等了八個月才找到第一份工作。求職困難,繼續升學又如何?原來這條路也不易走,朋友的同學打算報考法學院,但今年報考人數大增,錄取分數線水漲船高,競爭激烈。許多大學2021至2022年的研究院報考人數都有破紀錄的增長,好像專門訓練教育研究人員的多倫多大學安省教育研究所,下學年的報考人數便上升了30%。另外,多倫多大學法學院則增加了24%,研究院增加了32%。西安省大學(Western University)的法學院對比去年增加了31%,碩士課程增加了13%,博士課程增加了25%。滑鐵盧大學的碩士課程增加了27%。阿爾伯達大學(University of Alberta)的醫學院,報考人數增加了20%,安省的大學醫學院則增加了10.9%,護士課程也增加了17.5%。

 

一直以來,經濟衰退期都會出現進修潮,無論是在職場生涯上想休息或「被休息」,不少人都會趁機進修增值,充實自己,在經濟好轉時再戰江湖。至於醫學院報考人數大增,一般被認為和疫情有關,因為社會大眾在這一年看到醫護人員的工作意義——不僅擁有知識技能救急扶危,也有犧牲自我的高尚情操。另一方面,疫情也改變了傳統的學習模式,令進修的形式更有彈性。一位博士課程報考人稱自己是兩個孩子的媽媽,要經常去校園上課是不大可能的,但疫情令遙距課程的可行性大大增加,她認為如今留在家裏,也有機會讀一個博士學位。除了遙距上課外,遙距上班這種職場新趨勢也推動了進修的意欲。一位滑鐵盧大學電腦數學碩士的申請人稱,現在越來越多公司願意招聘其他區域的人遠程工作,所以多讀一個學位對求職有利。

 

那進修增值究竟可以帶來甚麼呢?假如以薪酬回報來看,加拿大統計局曾經在2019年進行調查,發現2010年到2015年的碩士畢業生,在畢業兩年後的收入平均比本科畢業生高出40%至47%,五年後的收入仍然有31%的差距。當然,進修不應只着眼於物質回報,也不是一個避難所。求學的過程不容易,只有相信這個課程能幫助我實現人生目標,這條路才能走得更有意義。

 

電郵:content@shirleychan.ca

 

熹婷
香港中文大學文學士、教育碩士,現移居加拿大任職於當地中文傳媒

立即發送問題﹕
 

 

最新文章















































































上一頁下一頁